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学世界

宇宙之大,粒子之微,火箭之速,化工之巧,地球之变,日用之繁,无处不用数学。

 
 
 

日志

 
 

文学意境中的数字“3”  

2014-09-14 16:56:34|  分类: 转载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3”不仅是一个数字,它可虚可实,自古以来有着神秘色彩,《易经》、《老子》对其都有阐述,它在文学创作中有着重要的意义,可以直接或间接地感受到它的存在和它对文学的影响。从童话、小说、诗歌这三个角度来寻找“3”漫游的痕迹,体味“3”的独特意义。

   【关键词】三;123;用法

    中国古代哲人将“3”包裹上一层神秘的色彩。《说文》认为:“三者,天地人之道也。”《易经》的符号体系就是建立在“三”及其倍数“六”的基础之上。道家《老子》认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把“三”看成宇宙创化、万物生成发展的一个突飞猛进的基数。由此我们也可以一窥“3”的重要性。我们的“3”洒脱漫游于文学之中,或是以隐藏的,或以大方显现的姿态装点着它所在的世界。现在就一起来寻找“3”在童话、小说和诗歌中存在的痕迹吧。

   1漫游童话中的数字“3

   很多童话在名字上便有“3”的痕迹,其中自有耳熟能详的《三只小猪》、《三只小熊》,还有我国的《三个和尚》,从题目便可领悟故事主人公及其数量,这些当然是显性的体现。但若从童话结构来讲,也许会有另外的发现。童话往往是通过人物的努力创造自己幸福的故事,不妨将其看成一种历险的过程。而历险的过程往往与“3”有关。故事似乎都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三兄弟”的模式:首先有一个需要攻克的难题(可以是为了生存,也可能是为了更高的追求),第一个兄弟会奔着难题而去,但是很快失败告终,第二个兄弟吸取经验继续上路,虽比前一位多走了一些,仍然失败,经历与前者相似,最后一个兄弟往往是一个正直而善良的人,最后摒弃一切诱惑,攻克了这个难题。这里的比喻中主人公不一定就是三个人,可以是一个人经历的三次类似的事件,我们应该都还记得灰姑娘参加了三次舞会,她一次比一次美丽,前两次类似但是有些区别,第三次丢了水晶鞋,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白雪公主在小矮人的住处,经历了继母三次毒害,三次欺骗的过程非常相似,虽然毒害她的东西从发带到梳子再到苹果,但是前两次小矮人都救活了她,最后一次继母成功了,到达作品的转折点;拇指姑娘经历癞蛤蟆,鼹鼠,最终找到王子;《皇帝的新衣》中皇帝和大臣“三”看新衣;丑小鸭被迫离家后,经历野鸭的嘲笑和猎人的追捕,之后离开老婆婆的屋子,最后经历严寒的冬天,它飞向美丽的天鹅时自己也变成了最美的那个天鹅。

    童话设计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形式,是为了提高作品的可读性,增强其曲折性和吸引力。对于儿童而言,第二遍雷同的情节可以帮助他们回忆第一遍时的故事情节,同时使孩子们进入剧情,让他们在自认为了解故事走向的时候感到兴奋和自信。但是人物第三遍的经历便需要有突破,也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吸引孩子的目光,将人物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命运陈设出来,使故事更富有动感。

   因此这里的“3”更有文学排布上的一种智慧。故事有着像数学公式一般稳定但是富有变化的形式:123。这里的“三”是一种突破和主题的凸显,“三”所代表的情节也是作品最重要的部分,多年过后,人们都会忘记前两次的人物经历,却会将第三次的经历凝练为一个特殊的物品,因为它的独特和突破。就像我们的记忆中始终有一只美丽却散着毒气的红苹果以及那剔透唯一的水晶鞋。

   2漫游小说中的数字“3

    和童话一样,小说中也会有很多“3”的存在。在题名中当然也可以体现:《三国演义》、《三剑客》,同样在情节上也有漫游的“三”,因为故事若只有两个主要人物,便显得单薄,人物纠葛和戏剧冲突不够强烈,但一到“三个人”便足以成为“一台戏”。《西厢记》除了男女主人公崔莺莺和张生,还有一个重要人物红娘,虽只一小丫鬟,但她的伶牙俐齿推动故事发展,也赋予作品更为强烈的市民色彩及反封建的力量。因此在后世创作中有人将其作为女主角来表现。这样的创作方式在戏剧上非常常见。比如《救风尘》赵盼儿从周舍那儿搭救宋印章,三人之间矛盾冲突激烈。

    更多的作者喜欢或者擅长描写以三个人的爱情悲剧为主线的故事,这样以“三”为标志的爱情早已指明了故事的结局。《红楼梦》可说是这样的一部代表作,作品讲述了宝玉、黛玉、宝钗三人的爱情悲剧,由情感和细微之处出发,描绘当时人世以及变迁的心酸之感。奇书的成就自不必多说,因此后世将这样的故事反复描摹借鉴也就不难理解了。

   除了歌颂爱情可以采用“三人”的形式,其他题材的作品当然也可以呈现。人们常感觉小说情节的虐心痛苦,往往是因为人物数量为三或更多,由此引出的牵扯和纠葛比两人之时也就翻了几倍,分分合合再所难免。

   3 漫游诗歌中的数字“3

    唐诗宋词之中对数词的使用之多自不在话下,与三有关的诗句也有很多,比如“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但若我们向前张望,便会惊叹,早在先秦时期,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便有了很多对数词的运用。《诗经》总共三百零五篇,其中一百三十三篇使用了数词,占全书篇目的五分之二以上。其中有三十篇有“三”,总计出现四十六次。说明“三”在其中也有较大比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词。

   《述学?内篇》中说:“凡一二之所不能尽者,则为之三,以见其多”,体现了“三”在古时候作为虚数的用法。“三”这个在自然数列中位数颇小的数目可以虚指多数与原始思维发生学有关。原始人类所具有的动物性数觉局限于视觉和触觉,他们对数的认知最初只停留在一和二上。思维发展后一个非同小可的突破就是发现了“三”。从此,“三”便与“多”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古代便有“三者,数之极”的说法。

   《诗经》中“三”字虚指用法有两种:一种在句子中单独用三,表示多数,其后紧跟一个名词,如有“三岁食贫”,“三岁为妇”(《卫风?氓》);“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如三岁兮”(《王风?采葛》);“三岁贯汝”(《魏风?伐檀》等。这里的“三”多与表时间的词“岁、月、年”联系在一起,暗示了一种度日如年的心理感受。另一种是与其它更大的数字组合,以表示更多的数量。如《小雅·采芑》表现了周宣王卿士方叔受命南征时威慑荆楚的壮大场面:“方叔涖止,其车三千”。类似的用法还体现在“终三十里”(《周颂?噫嘻》);“三百维群”(《小雅·无羊》);“騋牝三千”(《鄘风·定之方中》);“公徒三万”(《鲁颂·閟宫》等等。

    另外有直接用“三”表示分数的用法,《召南?摽有梅》中“其实三兮”表示十分之三;有将“三“用作倍数的:“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大雅·瞻卯》);有几篇“三”字代表了一种实数:《小雅·雨无正》、《大雅·常武》出现的“三有事”或“三事大夫”即司徒、司马、司空三卿官制。《小雅?宾之初筵》提到饮酒要有“三爵”为限的礼节,《大雅?公刘》中有“其军三单”的军队换防制。

    我们习惯了三段式的写法来描述事件,进行论证;我们运用排比来表达强烈情感;我们的名字中有重三的形式,如“淼”、“森”、“焱”等。“三”已融入我们的写作和生活中,细细一找它便出现在你眼前,你也完全可以听到它的声音,闻到它所带有的数学和语文的韵味.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